正在閱讀:

涂子沛:腦機協作是真正的未來丨書摘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涂子沛:腦機協作是真正的未來丨書摘

在向腦機接口邁進的進程中,很可能會出現一些更加方便、高效、智能的用戶交互界面,這也正是引爆第二大腦下一場革命的點位所在。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編者按】當地時間23日,OpenAI宣布開放推出插件功能,賦予ChatGPT使用工具、聯網、運行計算的能力。借助其中的檢索插件(Retrieval Plugin),個人或企業可以把私有數據(文檔、筆記、郵件等)投喂給ChatGPT,讓ChatGPT成為人的“第二大腦”或企業的智能助理。

無獨有偶,大數據先鋒思想家、科技作家涂子沛在今年2月出版的新書中提出了類似的概念,書名即為《第二大腦》。他把第二大腦定義為“利用信息技術的最新成果建立的一個外部大腦”,這個外部大腦是一個數字化的記憶體,用于輔助第一大腦思考。他認為“腦機協作”將成為真正的未來,而AI技術的發展將深刻影響這一過程。下文摘自該書第五章,《腦機協作是真正的未來》。界面新聞獲出版社授權刊發。

 

第二大腦正在進入我們的生活,就像拐杖、眼鏡、鞋和自行車一樣,第二大腦是實實在在地存在。我們借助它記憶和思考,就像我們的腳要借助鞋和拐杖走路一樣。當然,這是我們從信息時代進入智能時代的一個標志。今天,當我們談到未來,所有專家已經非??隙ㄎ磥硎且粋€“人機協同”的時代,這個“機”并不是指普通的機器,而是具備一定智能的“機器人”,人機協同是指我們和計算機、智能手機、機器人協同工作,共同完成一項任務。但我認為“人機協同”的說法還不夠準確,工業時代已經基本完成了人和機器在物理上的協同,在智能時代,準確地說,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第一大腦和第二大腦的協同,即“腦機協作”,腦機協作才是人類和機器最高形式的協同、最終的協同!

當前,第二大腦的相關技術還在快速地發展中,展望未來,有兩大技術浪潮會對腦機協作的發展產生深刻的影響。

第一是全面記錄。所謂的全面記錄是指今天的人們可以把自己雙眼所見、雙耳所聽、大腦所想、身體所經歷的所有信息都保存下來。當然,現在我們說“所有”,準確地說有些夸張,但不可否認的是,隨著記錄手段的普及,可記錄的范圍正在快速擴大,人類必然會用越來越多的數據來記錄自己、家人以及朋友的生活。

幾十年來,微軟研究院的老研究員貝爾(Gordon Bell)一直在胸前掛著一臺相機,照相機的鏡頭一直在工作,走到哪兒拍到哪兒,他還隨身帶著一個可以捕捉身邊各種聲響的錄音機,他的目的是把自己眼睛所見、耳朵所聽的圖像和聲音都記錄下來。貝爾先生已經快90歲了,他在10年前還寫過一本書,中文版叫《全面回憶》(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闡述這種記錄的意義和好處。像貝爾這樣全面記錄的實踐者還真有一批,例如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德布·羅伊(Deb Roy),他在家里安裝了11個攝像頭、14個麥克風,已經記錄了數10萬小時的影像和聲音的數據。我身邊有個朋友,決定每天不厭其煩地為自己的孩子拍一張照片、錄一段視頻,你算算,人的一輩子只有3萬天左右,即使每天都給自己拍一張照片,那也就是3萬多張照片。今天,在我們任何一個人的手機里都保存著幾千張照片,換句話來說,這是完全可能的。

那么全面記錄人的一生,究竟可不可行?

首先,在經濟上是完全可行的。我在《數文明》(中信出版社,2018年)一書中曾經估算過,假如有一個攝像頭,對著一個人永不停歇地記錄,那么一天約產生4吉字節(GB)的數據,100年約產生143太字節(TB)的數據。按照當前的硬盤價格,存儲這100年的數據需要約5萬元。如果再利用信息化手段將數據壓縮,那么只需要花費2萬元。也就是說,花2萬元能保存一個人完整一生的視頻記錄。

其次,在行動上也是可以實現的。越來越多的微小傳感設備正在出現,例如在眼鏡、內衣、皮帶、鞋墊上都可以安裝傳感器,24小時自動收集數據,攝像頭甚至會自動抓拍,在人們微笑的時候才捕捉下來,這極大地減少了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記錄成本。當我們把一切都記錄下來,例如用照片和視頻,那過去和記憶就變成不可改變的數據。人類的大腦不再擁有重塑記憶的機會,它就在那里,不可能變得更好,也不可能變得更壞。從此,記憶可以清晰再現、隨時查證。因為共同的數據,原本只存在于各人各腦中的記憶,開始真正演變為人類共同的記憶,而且這個共同記憶庫將會越來越龐大。

很多人也會質疑全面記錄的價值,他們認為生活中大多數時候都是平淡無奇的,甚至是枯燥的,不值得記錄。就算真的記錄下來,客觀地回放過去的人生也顯得單調沉悶,完全沒有必要。

但更多的人已經意識到,這是值得的。因為當自己的生活全部被記錄、被分析,它很可能不會和自己想象中的樣子一模一樣,因為記錄這個行動本身,就有可能會改變人的其他行為。未來的一代人,很可能從母親懷孕的那天就開始被記錄,記錄母親對他們的呢喃和期待,記錄他們小時候的牙牙學語和蹣跚學步,記錄他們一路成長的點點滴滴。未來這些記錄可用于情感分析、性格分析、成功路徑分析,甚至犯罪學研究,關于人類成長和發展的許多精細、微妙的知識將會大量出現。有這樣詳盡的資料可供研究,說不定哪天我們就能發現人在兒童時期成長過程中那些未知的關鍵性時刻,或者曾經被我們忽略的重要事物。全面記錄使科學家的研究達到一個以前無法企及的高度,就如同天文學家第一次獲得一臺高精度望遠鏡一樣。人類的歷史已經不止一次地證明,就在人類認為自己已經非常熟悉的天空或者宇宙的某個地方,可能還會發現意外的星體。

可以想象,有些人可能會拒絕全面記錄。每個人都只想記錄那些自己希望在世界上永遠留存的信息,對那些不想留存的信息,人們希望它們被遺忘。當然,每個人也應該擁有這樣的權利。也許你會選擇全面記錄自己的活動,你也可以拒絕,決定讓自己的人生淡淡地來、淡淡地去,不留下一片云彩和記錄。這當然在你的掌握之中,但是整個社會都不會以一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它會朝著第二大腦、全面記錄的道路前進,不可逆轉地改變我們生活的世界。這樣巨大的改變在接下來兩三代人的時間中會逐步實現。

隨著全面記錄的普及,個人擁有的信息將會越來越龐大?,F代人要有一個強大的第二大腦,首先需要一個個人數據中心,或者說家庭數據中心。一個可以匯集個人或者家庭成員所有數據,包括文字、表格、圖像、聲音、視頻、社交來往(社交媒體的互動記錄)、空間軌跡(手機GPS、個人汽車的空間位置記錄)等文件格式,并可以對所有的信息和記錄實行全面、方便、快捷的管理。例如,對記錄的信息和文件可以按主題歸類、按時間排序、按地點組織、按人和對象呈現、按事件組織等等,并且支持自動關聯和模糊查詢。例如,我可以看到最近十年我在廣州珠江江畔拍攝的所有照片,也可以看到最近十年我每年參加公司年會的照片,甚至這些照片和年會的各種文件(例如年度總結、PPT等)也自動關聯在一起。就是說,在第二大腦的內部,一個信息塊(即一條記錄)可以與一些文件關聯起來,第二大腦非常需要這樣的工具,我相信不會太久,以Logseq為代表的第二大腦軟件很快就會擁有這樣的工具。

第二是人工智能。第二大腦中現在就有很多人工智能的技術,例如,目前我使用Logseq一般會打開科大訊飛的語音輸入,通過語音輸入記錄自己想說的事,訊飛自動把語音轉換成文本,我再進行編輯,最后給它打上標簽并分類。在這個過程中,我體會到語音輸入在一些時候很方便,但我們仍然要花很多時間來對口頭語進行重新編輯。如果這個轉換能更加智能,我們記錄的效率就可以進一步提高。

很多人都對腦機接口的技術充滿了向往和期待。所謂的腦機接口是在人腦與外部電腦之間創建一條信息通路,通過電子植入物收集從大腦細胞發出的信號,并將它們轉換為外部電腦可以理解和執行的命令,進而驅動外部設備的運行。要是能實現真正的腦機接口,那意味著我們在建設第二大腦過程中最繁重的任務——記錄,將會發生革命性的變化,我們只要想就行了,動腦將代替動手:“記錄100次”將會變成“想象100次”。按照現在硅谷科技狂人馬斯克的說法,未來的人類甚至能通過腦機接口把自己的“記憶”“意識”直接導出,保存在云端,或用U盤、存儲卡從云端直接下載信息,隨時植入自己的大腦,這就實現了意念傳輸、記憶的自由傳遞以及意識的永久保存。

但直到目前,意念傳輸還只是一個構想,可以說八字還沒有一撇,即使距離“用意念打字”這樣的任務,也可以用“遙遙無期”來形容。主要困難還是在于我們對于大腦的機理了解得太少。人的大腦大約有10億個神經元,即使是一個最簡單的語言活動,也有很多神經元參與,它們遍布在不同的腦區,光采集到相關的信號就非常困難,而且神經元發出的信號還非常復雜,人類目前還無法讀懂。但可以確信的是,在向腦機接口邁進的進程中,很可能會出現一些更加方便、高效、智能的用戶交互界面,這也正是引爆第二大腦下一場革命的點位所在。

也有很多務實的人工智能應用已經出現。2022年12月,OpenAI發布了ChatGPT(Chat Generative Pre-trained Transformer),這是一個可以以對話的方式進行交互的問答機器人,它可以回答你的問題,為你的文本寫出摘要,編寫一個故事,并完成翻譯、幫你檢查程序代碼的問題和錯誤、甚至自動生成代碼等等智能型的任務。圖5-1,圖5-2,圖5-3是我利用這個工具產生的一些實例:

從上面的例子你可以看到,ChatGPT已經具備出色的語言理解能力,它能回答人類的提問,根據上下文自動生成合理的回答,不僅滿足用戶對于實時對話的需求,還能幫助人類完成各種各樣實用的任務。很多時候,用戶甚至無法分辨出是人類還是人工智能在回答問題。

ChatGPT的核心,是一個預先訓練的大型語言模型,在訓練過程中它使用了海量的語料,這使得ChatGPT可以根據先前單詞的次序,預測出即將要出現的下一個單詞,本質上這是生成式人工智能的技術(Generative AI)。簡單地說,只要你給它一個提示詞或者句子,生成式人工智能就可以自動生成一個相關的回答、一篇文章,甚至一個故事、一首詩歌。但ChatGPT也有一個問題:無論任何人,只要在相近的時間內給它一個相同的提示詞,或者問它一個相同的問題,這個機器人必然給你一個相同的文本或者高度類似的回答。這是因為它所使用的訓練數據是一樣的——它們來自同一個互聯網。但我們現在想象一下,如果把這個算法引入你的第二大腦,如果在你的第二大腦中有足夠的數據,如果讓這些數據和訓練數據結合起來,那每個人即使問出同樣的問題,但不同人的第二大腦就會給出不同的回答,而且——這個答案是真正屬于你的,這就相當于你自己的腦細胞思考的結果,它沒有任何版權問題,你可以直接以你個人的名義使用。

還記得我撰寫中山大學2022年畢業典禮的演講稿嗎?在我確定了我的演講主題之后,我瀏覽了相關主題關鍵詞的頁面,只用了40分鐘就產生了一篇初稿。未來,一篇完整初稿的產生可能只需要1秒鐘!目前,在我介紹的第二大腦中,相關的信息會通過標簽和文本搜索自動匯集在一起,形成一個信息的全景給我參考;但在不遠的將來,只要你向你的第二大腦提出一個關鍵詞,它就可以把相關的信息組合成一篇文檔——也就是利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把這些信息自動寫成一篇有事實、有觀點、有邏輯、有議論的文章,供你參考、使用和發表。

這篇文章不僅不會有錯別字和語法錯誤,它還可能提出一些你一時間想不到的觀點,因為人工智能生成的內容來源于從大量數據中的學習,它可能識別人類無法看到的模式,這讓它的敘述不僅信息量更大、更全面,還可能更準確。你不僅可以節約大量的時間,還可能從中受到啟發、獲得新的創意,寫出你的第一大腦完全沒有想到的東西。當然,文章的質量最終不是取決于算法,而是取決于你的數據,即你在第二大腦中記錄了多少真正屬于你自己的信息以及這些信息的質量。

要有效地利用第二大腦和人工智能的成果,我們還必須在生成內容這個過程的開始和結束的時候參與這個過程。首先,我們必須向生成式模型輸入提示,以便讓它來創造內容。一般來說,創造性的提示會產生創造性的產出。未來,要使用好第二大腦,我們每個人都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提示工程師”——很多時候,我們需要嘗試不同的提示,或者說,不斷對提示進行微調,才能從第二大腦中得到效果最好的答案。最后,我們還要對這些答案進行仔細的編輯和評估,我們可以將第二大腦和類似于ChatGPT的人工智能產品的多次回答整合到一個文件中,最后得到一個比較完美、實用、自己最想得到的東西。

這意味著我們真正進入了一個“腦機協作”的時代。

《第二大腦:腦機協助如何改變個人發展和家族傳承》
作者:涂子沛
ISBN:978-7-5001-7272-7
出版日期:2023年2月
出版發行:中譯出版社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涂子沛:腦機協作是真正的未來丨書摘

在向腦機接口邁進的進程中,很可能會出現一些更加方便、高效、智能的用戶交互界面,這也正是引爆第二大腦下一場革命的點位所在。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編者按】當地時間23日,OpenAI宣布開放推出插件功能,賦予ChatGPT使用工具、聯網、運行計算的能力。借助其中的檢索插件(Retrieval Plugin),個人或企業可以把私有數據(文檔、筆記、郵件等)投喂給ChatGPT,讓ChatGPT成為人的“第二大腦”或企業的智能助理。

無獨有偶,大數據先鋒思想家、科技作家涂子沛在今年2月出版的新書中提出了類似的概念,書名即為《第二大腦》。他把第二大腦定義為“利用信息技術的最新成果建立的一個外部大腦”,這個外部大腦是一個數字化的記憶體,用于輔助第一大腦思考。他認為“腦機協作”將成為真正的未來,而AI技術的發展將深刻影響這一過程。下文摘自該書第五章,《腦機協作是真正的未來》。界面新聞獲出版社授權刊發。

 

第二大腦正在進入我們的生活,就像拐杖、眼鏡、鞋和自行車一樣,第二大腦是實實在在地存在。我們借助它記憶和思考,就像我們的腳要借助鞋和拐杖走路一樣。當然,這是我們從信息時代進入智能時代的一個標志。今天,當我們談到未來,所有專家已經非??隙ㄎ磥硎且粋€“人機協同”的時代,這個“機”并不是指普通的機器,而是具備一定智能的“機器人”,人機協同是指我們和計算機、智能手機、機器人協同工作,共同完成一項任務。但我認為“人機協同”的說法還不夠準確,工業時代已經基本完成了人和機器在物理上的協同,在智能時代,準確地說,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第一大腦和第二大腦的協同,即“腦機協作”,腦機協作才是人類和機器最高形式的協同、最終的協同!

當前,第二大腦的相關技術還在快速地發展中,展望未來,有兩大技術浪潮會對腦機協作的發展產生深刻的影響。

第一是全面記錄。所謂的全面記錄是指今天的人們可以把自己雙眼所見、雙耳所聽、大腦所想、身體所經歷的所有信息都保存下來。當然,現在我們說“所有”,準確地說有些夸張,但不可否認的是,隨著記錄手段的普及,可記錄的范圍正在快速擴大,人類必然會用越來越多的數據來記錄自己、家人以及朋友的生活。

幾十年來,微軟研究院的老研究員貝爾(Gordon Bell)一直在胸前掛著一臺相機,照相機的鏡頭一直在工作,走到哪兒拍到哪兒,他還隨身帶著一個可以捕捉身邊各種聲響的錄音機,他的目的是把自己眼睛所見、耳朵所聽的圖像和聲音都記錄下來。貝爾先生已經快90歲了,他在10年前還寫過一本書,中文版叫《全面回憶》(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闡述這種記錄的意義和好處。像貝爾這樣全面記錄的實踐者還真有一批,例如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德布·羅伊(Deb Roy),他在家里安裝了11個攝像頭、14個麥克風,已經記錄了數10萬小時的影像和聲音的數據。我身邊有個朋友,決定每天不厭其煩地為自己的孩子拍一張照片、錄一段視頻,你算算,人的一輩子只有3萬天左右,即使每天都給自己拍一張照片,那也就是3萬多張照片。今天,在我們任何一個人的手機里都保存著幾千張照片,換句話來說,這是完全可能的。

那么全面記錄人的一生,究竟可不可行?

首先,在經濟上是完全可行的。我在《數文明》(中信出版社,2018年)一書中曾經估算過,假如有一個攝像頭,對著一個人永不停歇地記錄,那么一天約產生4吉字節(GB)的數據,100年約產生143太字節(TB)的數據。按照當前的硬盤價格,存儲這100年的數據需要約5萬元。如果再利用信息化手段將數據壓縮,那么只需要花費2萬元。也就是說,花2萬元能保存一個人完整一生的視頻記錄。

其次,在行動上也是可以實現的。越來越多的微小傳感設備正在出現,例如在眼鏡、內衣、皮帶、鞋墊上都可以安裝傳感器,24小時自動收集數據,攝像頭甚至會自動抓拍,在人們微笑的時候才捕捉下來,這極大地減少了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記錄成本。當我們把一切都記錄下來,例如用照片和視頻,那過去和記憶就變成不可改變的數據。人類的大腦不再擁有重塑記憶的機會,它就在那里,不可能變得更好,也不可能變得更壞。從此,記憶可以清晰再現、隨時查證。因為共同的數據,原本只存在于各人各腦中的記憶,開始真正演變為人類共同的記憶,而且這個共同記憶庫將會越來越龐大。

很多人也會質疑全面記錄的價值,他們認為生活中大多數時候都是平淡無奇的,甚至是枯燥的,不值得記錄。就算真的記錄下來,客觀地回放過去的人生也顯得單調沉悶,完全沒有必要。

但更多的人已經意識到,這是值得的。因為當自己的生活全部被記錄、被分析,它很可能不會和自己想象中的樣子一模一樣,因為記錄這個行動本身,就有可能會改變人的其他行為。未來的一代人,很可能從母親懷孕的那天就開始被記錄,記錄母親對他們的呢喃和期待,記錄他們小時候的牙牙學語和蹣跚學步,記錄他們一路成長的點點滴滴。未來這些記錄可用于情感分析、性格分析、成功路徑分析,甚至犯罪學研究,關于人類成長和發展的許多精細、微妙的知識將會大量出現。有這樣詳盡的資料可供研究,說不定哪天我們就能發現人在兒童時期成長過程中那些未知的關鍵性時刻,或者曾經被我們忽略的重要事物。全面記錄使科學家的研究達到一個以前無法企及的高度,就如同天文學家第一次獲得一臺高精度望遠鏡一樣。人類的歷史已經不止一次地證明,就在人類認為自己已經非常熟悉的天空或者宇宙的某個地方,可能還會發現意外的星體。

可以想象,有些人可能會拒絕全面記錄。每個人都只想記錄那些自己希望在世界上永遠留存的信息,對那些不想留存的信息,人們希望它們被遺忘。當然,每個人也應該擁有這樣的權利。也許你會選擇全面記錄自己的活動,你也可以拒絕,決定讓自己的人生淡淡地來、淡淡地去,不留下一片云彩和記錄。這當然在你的掌握之中,但是整個社會都不會以一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它會朝著第二大腦、全面記錄的道路前進,不可逆轉地改變我們生活的世界。這樣巨大的改變在接下來兩三代人的時間中會逐步實現。

隨著全面記錄的普及,個人擁有的信息將會越來越龐大?,F代人要有一個強大的第二大腦,首先需要一個個人數據中心,或者說家庭數據中心。一個可以匯集個人或者家庭成員所有數據,包括文字、表格、圖像、聲音、視頻、社交來往(社交媒體的互動記錄)、空間軌跡(手機GPS、個人汽車的空間位置記錄)等文件格式,并可以對所有的信息和記錄實行全面、方便、快捷的管理。例如,對記錄的信息和文件可以按主題歸類、按時間排序、按地點組織、按人和對象呈現、按事件組織等等,并且支持自動關聯和模糊查詢。例如,我可以看到最近十年我在廣州珠江江畔拍攝的所有照片,也可以看到最近十年我每年參加公司年會的照片,甚至這些照片和年會的各種文件(例如年度總結、PPT等)也自動關聯在一起。就是說,在第二大腦的內部,一個信息塊(即一條記錄)可以與一些文件關聯起來,第二大腦非常需要這樣的工具,我相信不會太久,以Logseq為代表的第二大腦軟件很快就會擁有這樣的工具。

第二是人工智能。第二大腦中現在就有很多人工智能的技術,例如,目前我使用Logseq一般會打開科大訊飛的語音輸入,通過語音輸入記錄自己想說的事,訊飛自動把語音轉換成文本,我再進行編輯,最后給它打上標簽并分類。在這個過程中,我體會到語音輸入在一些時候很方便,但我們仍然要花很多時間來對口頭語進行重新編輯。如果這個轉換能更加智能,我們記錄的效率就可以進一步提高。

很多人都對腦機接口的技術充滿了向往和期待。所謂的腦機接口是在人腦與外部電腦之間創建一條信息通路,通過電子植入物收集從大腦細胞發出的信號,并將它們轉換為外部電腦可以理解和執行的命令,進而驅動外部設備的運行。要是能實現真正的腦機接口,那意味著我們在建設第二大腦過程中最繁重的任務——記錄,將會發生革命性的變化,我們只要想就行了,動腦將代替動手:“記錄100次”將會變成“想象100次”。按照現在硅谷科技狂人馬斯克的說法,未來的人類甚至能通過腦機接口把自己的“記憶”“意識”直接導出,保存在云端,或用U盤、存儲卡從云端直接下載信息,隨時植入自己的大腦,這就實現了意念傳輸、記憶的自由傳遞以及意識的永久保存。

但直到目前,意念傳輸還只是一個構想,可以說八字還沒有一撇,即使距離“用意念打字”這樣的任務,也可以用“遙遙無期”來形容。主要困難還是在于我們對于大腦的機理了解得太少。人的大腦大約有10億個神經元,即使是一個最簡單的語言活動,也有很多神經元參與,它們遍布在不同的腦區,光采集到相關的信號就非常困難,而且神經元發出的信號還非常復雜,人類目前還無法讀懂。但可以確信的是,在向腦機接口邁進的進程中,很可能會出現一些更加方便、高效、智能的用戶交互界面,這也正是引爆第二大腦下一場革命的點位所在。

也有很多務實的人工智能應用已經出現。2022年12月,OpenAI發布了ChatGPT(Chat Generative Pre-trained Transformer),這是一個可以以對話的方式進行交互的問答機器人,它可以回答你的問題,為你的文本寫出摘要,編寫一個故事,并完成翻譯、幫你檢查程序代碼的問題和錯誤、甚至自動生成代碼等等智能型的任務。圖5-1,圖5-2,圖5-3是我利用這個工具產生的一些實例:

從上面的例子你可以看到,ChatGPT已經具備出色的語言理解能力,它能回答人類的提問,根據上下文自動生成合理的回答,不僅滿足用戶對于實時對話的需求,還能幫助人類完成各種各樣實用的任務。很多時候,用戶甚至無法分辨出是人類還是人工智能在回答問題。

ChatGPT的核心,是一個預先訓練的大型語言模型,在訓練過程中它使用了海量的語料,這使得ChatGPT可以根據先前單詞的次序,預測出即將要出現的下一個單詞,本質上這是生成式人工智能的技術(Generative AI)。簡單地說,只要你給它一個提示詞或者句子,生成式人工智能就可以自動生成一個相關的回答、一篇文章,甚至一個故事、一首詩歌。但ChatGPT也有一個問題:無論任何人,只要在相近的時間內給它一個相同的提示詞,或者問它一個相同的問題,這個機器人必然給你一個相同的文本或者高度類似的回答。這是因為它所使用的訓練數據是一樣的——它們來自同一個互聯網。但我們現在想象一下,如果把這個算法引入你的第二大腦,如果在你的第二大腦中有足夠的數據,如果讓這些數據和訓練數據結合起來,那每個人即使問出同樣的問題,但不同人的第二大腦就會給出不同的回答,而且——這個答案是真正屬于你的,這就相當于你自己的腦細胞思考的結果,它沒有任何版權問題,你可以直接以你個人的名義使用。

還記得我撰寫中山大學2022年畢業典禮的演講稿嗎?在我確定了我的演講主題之后,我瀏覽了相關主題關鍵詞的頁面,只用了40分鐘就產生了一篇初稿。未來,一篇完整初稿的產生可能只需要1秒鐘!目前,在我介紹的第二大腦中,相關的信息會通過標簽和文本搜索自動匯集在一起,形成一個信息的全景給我參考;但在不遠的將來,只要你向你的第二大腦提出一個關鍵詞,它就可以把相關的信息組合成一篇文檔——也就是利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把這些信息自動寫成一篇有事實、有觀點、有邏輯、有議論的文章,供你參考、使用和發表。

這篇文章不僅不會有錯別字和語法錯誤,它還可能提出一些你一時間想不到的觀點,因為人工智能生成的內容來源于從大量數據中的學習,它可能識別人類無法看到的模式,這讓它的敘述不僅信息量更大、更全面,還可能更準確。你不僅可以節約大量的時間,還可能從中受到啟發、獲得新的創意,寫出你的第一大腦完全沒有想到的東西。當然,文章的質量最終不是取決于算法,而是取決于你的數據,即你在第二大腦中記錄了多少真正屬于你自己的信息以及這些信息的質量。

要有效地利用第二大腦和人工智能的成果,我們還必須在生成內容這個過程的開始和結束的時候參與這個過程。首先,我們必須向生成式模型輸入提示,以便讓它來創造內容。一般來說,創造性的提示會產生創造性的產出。未來,要使用好第二大腦,我們每個人都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提示工程師”——很多時候,我們需要嘗試不同的提示,或者說,不斷對提示進行微調,才能從第二大腦中得到效果最好的答案。最后,我們還要對這些答案進行仔細的編輯和評估,我們可以將第二大腦和類似于ChatGPT的人工智能產品的多次回答整合到一個文件中,最后得到一個比較完美、實用、自己最想得到的東西。

這意味著我們真正進入了一個“腦機協作”的時代。

《第二大腦:腦機協助如何改變個人發展和家族傳承》
作者:涂子沛
ISBN:978-7-5001-7272-7
出版日期:2023年2月
出版發行:中譯出版社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av人摸人人人澡人|国产成人精品一区二区秒拍|99爱国产精品|一色桃花亚洲综合影院 亚洲女人被黑人巨大进入 向日葵视频下载ios 美味的人妻otxt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影院相关 人人揉人人捏人人添 亚洲人成电影在线观看四虎 人人揉揉揉揉揉日日 91精品手机国产在线能下载 小东西好几天没弄你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