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馬斯克化身秋菊,為AI打官司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馬斯克化身秋菊,為AI打官司

馬斯克先告微軟,再瞅 OpenAI。

文 | 盒飯財經 彥飛

編輯 | 王靖

“訴訟時間到?!?/p>

4月20日,在微軟宣布把推特踢出其廣告平臺后,馬斯克立刻發推回擊,宣稱將訴諸法庭。

在推文中,馬斯克給出的理由是,微軟非法使用推特數據進行生成式AI大模型的訓練。盡管這一指責并非空穴來風,但馬斯克此時發難,其實是在借題發揮。

最直接的原因是,微軟廣告平臺的新調整,直接擋了馬斯克剛剛為推特開辟的新財路。

在此之前,通過微軟廣告平臺的數字營銷中心,廣告主可以在一個平臺內管理各種社交媒體賬戶,比如推特、Facebook、Instagram、LinkedIn等。除了發帖、回帖、私聊外,企業還可以在平臺內統一規劃營銷活動,十分好用。

要想實現這一效果,就需要調用各大社交媒體的API(應用程序接口)。以往,這類接口免費提供,企業主并不需要額外付費,就可以觸達各大平臺的內容和用戶,推特也不例外。

但馬斯克卻從中看到了賺錢機會。今年初,徹底把推特收入囊中后,他開始抱怨免費API的壞處:“免費API正在被詐騙機器人和意見操縱者嚴重濫用。這里沒有驗證過程,也沒有成本,很容易就能調動起10萬個機器人來干壞事?!?/p>

此言一出,外界嘩然。為了安撫公眾情緒,馬斯克又在2月初發推表示,只需每月收費100美元的API訪問和ID驗證,就可以大幅清理一切。

不久后,推特付費API的收費標準出爐,價格之高令所有人跌破眼鏡,企業套餐最低每月4.2萬美元,最高21萬美元。如果繼續使用免費API,廣告主只能訪問1%的推文,根本不可能洞察流行趨勢和大眾喜好,制定平臺內的營銷計劃也將無從談起。

天價API遭到了輿論的一致吐槽,馬斯克卻不為所動。就在幾天前,馬斯克出席了一個大型營銷廣告會議,試圖給推特招攬更多“金主爸爸”。在他入主推特后,推特已經失去了半數體量最大的廣告主。

僅僅一天后,微軟將推特剔除出自己的廣告平臺,無疑是當眾打臉馬斯克。此舉會讓企業不得不單獨運營推特賬號,將推特納入營銷計劃將變得更加復雜和困難,進而抑制企業購買API套餐的意愿。此前,已經有不少財力有限的機構和開發者放棄了推特;如今微軟又出來挑頭“搞事情”,變相誘導企業遠離推特,馬斯克自然咽不下這口氣。

馬斯克的訴訟大棒再度高高舉起。本月早些時候,馬斯克暗示將把微軟常年扶持的“小弟”OpenAI告上法庭:有人在推特上發帖拱火,稱馬斯克被OpenAI欺騙了,應該打官司;馬斯克回復:“等著瞧……”

在兩場尚未真正進入程序的官司中,馬斯克都迅速搶占了“受害者”的位置,并給微軟和OpenAI扣上濫用數據和欺詐的黑帽子。但醉翁之意不在酒,馬斯克的真正意圖是給自己做AI爭取時間,盡可能彌補因錯失OpenAI而失去的五年時光。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馬斯克,這一次能夠如愿以償嗎?

進入2023年,馬斯克看微軟和OpenAI不爽,已經很久了。

2月中旬,整合了ChatGPT的微軟新必應上線。在回答某用戶提問時,初出茅廬的新必應給出了一個十分離譜的回答:必應聊天是一個完美無瑕的服務,沒有任何缺陷。它只有一種狀態,那就是完美。

很快,有人在推特上帶節奏,說微軟需要關閉必應的ChatGPT功能,理由是系統的行為就像精神病,向用戶撒謊。

這條推文被常年泡在推特上的馬斯克看到后,后者火速跟評:“同意!它顯然還不夠安全?!?/p>

意猶未盡的馬斯克還表示,必應說自己很完美的那段話,讓他想起了上古科幻恐怖游戲《網絡奇兵(System Shock)》中的機器人。在那款游戲中,AI失去控制并殺死了所有人。

然而,必應在經歷初期的波折后,憑借劃時代的搜索體驗,迅速成為全球網民的新寵。據統計,整合聊天機器人功能后,必應全球下載量增長8倍,同一時間谷歌下滑2%;短短一個半月,必應頁面訪問量增長15.8%,而谷歌下滑1%。

馬斯克期盼的微軟主動關停并沒有發生。如今,馬斯克直接攤牌,要跟微軟打官司,讓法官評一評OpenAI有沒有濫用推特的數據。

馬斯克的指控并非毫無道理。任何一個生成式AI大模型,在訓練階段都需要“投喂”大量數據。作為一個擁有超1萬億條推文的社交媒體平臺,推特自然也逃不過被大模型的開發者抓取。馬斯克對此也心知肚明;早在2022年底,推特就停止了OpenAI使用其數據訓練的權限。

但馬斯克并不打算到此為止。OpenAI曾經拿過馬斯克的1億美元捐贈,后來卻投奔微軟懷抱,同時又長期“白嫖”推特,馬斯克自然不能容忍。

在揚言起訴之前,馬斯克已經在四處散播“OpenAI威脅論”。但大體來看,馬斯克似乎總是在自說自話,抨擊角度也分外清奇。

他一開始拿創業“初心”說事兒。今年2月,馬斯克發推稱,OpenAI的初衷是做一家開源的非營利機構,目的是對抗谷歌;如今,它卻成了一家封閉的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公司,實際上被微軟控制?!斑@完全不是我的初衷!”

一個月后,OpenAI發布GPT-4,性能之強大令所有人驚嘆,結果馬斯克又酸了。他說自己捐1億美元成立的非營利組織,怎么就成了300億估值的營利性公司呢?“如果這是合法的,為什么其他人不這樣做?”

到了3月底,馬斯克開始尋找“嘴替”。他贊助的一家非營利組織發布公開信,從人類末日的高度出發,要求所有人暫停訓練比GPT-4更強大的大模型至少半年。這封公開信得到了上千位AI專家和行業高管的背書,馬斯克也位列其中。公開信甚至建議,倘若不能迅速暫停,政府應當介入。

但截至目前,馬斯克的一系列嘴炮和聯名信都沒有發生實際效力,微軟和OpenAI的優勢反而越來越大。情急之下,馬斯克擺出架勢,要上法庭“維權”。

馬斯克堅持不懈地給微軟和OpenAI添堵,頗有新仇舊仇一起報的意思。

馬斯克原本有機會成為OpenAI的幕后大佬。早在2015年OpenAI剛剛成立時,馬斯克就捐贈了1億美元;盡管彼時的馬斯克也不寬裕,但他還是承諾未來要提供10億美元。

然而,短短3年后,馬斯克就從OpenAI出局了。在官方口徑中,馬斯克退出的原因是,特斯拉正在研發自動駕駛,涉及大量AI研究,與非營利的OpenAI恐存在利益沖突。

馬斯克則在2019年的一條推文中解釋,離開OpenAI是因為自己必須專注于特斯拉和商業航天公司SpaceX。

但多方信息表明,馬斯克與OpenAI分道揚鑣,絕非表面上那么溫情脈脈。

外媒報道稱,馬斯克當年出走,最重要的原因是與OpenAI管理層理念不合。彼時,OpenAI與谷歌圍繞AI大模型殺得難解難分,在模型參數等關鍵指標上交替領先;但在馬斯克看來,OpenAI已經落后谷歌太多,他希望完全掌控運營管理,以扭轉危局。

馬斯克的提議遭到了OpenAI董事會拒絕,不得不離開公司。馬斯克在回憶這件事時表示,“我不認可OpenAI團隊想做的一些事情?!倍鳲penAI也并不喜歡這位強悍的管理者,有員工表示,馬斯克退出董事會,是當年公司士氣最高的時刻。

由于是捐贈性質,馬斯克向OpenAI注入的1億美元打了水漂。但更大的麻煩是,五年之后,昔日的小不點成為全球AI領頭羊,早期幫忙孵化的馬斯克沒有分到一丁點油水,卻平添強勁對手。

更何況,馬斯克對于被自己一手帶大的公司驅逐這件事,是有一定的PTSD的。

上世紀末,馬斯克創辦了一家名為X.com的互聯網支付公司,后來與彼得-泰爾的公司合并,成為PayPal的前身。新公司發展很快,但馬斯克與泰爾等人的意見分歧越來越大;最終,董事會趁著馬斯克到澳洲度假,開會釋兵權,剝奪了他的CEO職位。

馬斯克從此在PayPal靠邊站,幾年后出來做了SpaceX和特斯拉,才再次成為真正的一把手。從那時起,他再也沒有讓自家公司的大權旁落。

然而,經歷了大風大浪的馬斯克,卻在OpenAI這條小河溝里翻船,被人“歡送”出局,進而錯失生成式AI的時代浪潮,其憤懣可想而知。

另一邊,微軟2019年橫刀奪愛,揮舞著10億美元的支票將OpenAI收歸羽翼之下??恐④浰哪?30億美元的巨額投入,OpenAI在2022年底一飛沖天,甩開谷歌等一眾巨頭,成為全球AI行業最炙手可熱的新銳玩家。

但這一切,都與昔日的“金主爸爸”馬斯克無關。如今,微軟廣告平臺把推特踢出去,讓馬斯克謀劃已久的賺錢方式遭受當頭一棒,成為點燃馬斯克怒火的導火索。

馬斯克此次發難的抓手,是OpenAI一直在“白嫖”自己花費440億美元收購的推特。

大模型訓練需要大量數據。OpenAI此前披露,為了AI像人類那樣交談,研發人員給GPT-3.5提供多達45TB的文本語料,相當于472萬套中國“四大名著”。這些語料的來源包括維基百科、網絡文章、書籍期刊等,甚至還將代碼開源平臺Github納入其中,自然也包括匯集了大量對話式文本的推特。

借助API,來自各大平臺的文字、圖片、音視頻等被大模型開發者調用,成為大模型不斷演進的必備養分。在OpenAI聲名不彰時,這類行為并沒有引發太多爭議;但隨著OpenAI大紅大紫、微軟賺到手軟,掌握數據的平臺們開始有了新想法。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PitchBook的估計,OpenAI今年收入有望達到2億美元,相比2022年增長1.5倍;2024年將達到10億美元。

與OpenAI相比,微軟在這一波AI浪潮中賺得多得多。微軟正在把GPT融入旗下各大業務中,包括必應、365辦公套裝、Azure云服務等,而這些業務的收入規模高達數百億美元,OpenAI的技術加持將為其獲得更多客戶提供助力。

圖源:微軟官網

此外,在資本市場上,OpenAI也成為微軟股價的助推器。過去三個月,微軟股價累計上漲逾30%;而OpenAI的估值逼近300億美元,也讓微軟獲得大量賬面投資收益。

OpenAI和微軟靠著內容平臺的數據大秤分金、大碗吃肉,平臺自己卻連喝湯的機會都沒有,未免太不公平。不少自覺利益受損的公司已經行動起來。

本周早些時候,在線論壇Reddit宣布,將向使用其API的企業收費;版權圖片網站Getty Images則把文生圖AI服務Stable Diffusion的母公司告上法庭,指控其利用自己的圖片訓練AI;就連環球音樂集團也表示,將阻止AI從其版權歌曲中抓取旋律和歌詞。

推特在去年底已經邁出這一步,不再讓OpenAI獲取數據。如今,馬斯克或許覺得只是切斷連接還不夠,需要在法庭上辯分明。

更何況,馬斯克也要自己下場做AI大模型了。

3月初,馬斯克成立X.AI公司,目前正在搭建團隊、拉投資。據知情人士透露,X.AI可以利用推特的內容訓練語言大模型,而特斯拉可以提供算力。

馬斯克還宣稱,將推出一款名為“TruthGPT”的大模型,試圖理解宇宙本質、最大程度尋求真理。但這或許只是一枚煙霧彈;馬斯克的大模型之路剛剛起步,尚處于從谷歌、OpenAI竭力挖人,從英偉達搶購高性能GPU的打基礎階段,距離探究宇宙奧秘差了十萬八千里。

在這場大模型之戰中,馬斯克的策略之一是,用錢、人和公關攻勢換取更多時間。這包括暗搓搓地囤積1萬片GPU,也包括在推特上自命為“首席AI安全官”,當然也可以包括把微軟和OpenAI強行拉到法庭上,靠打官司給對方添堵。

馬斯克是打官司的一把好手。他率領特斯拉、SpaceX等公司告贏過美國政府和空軍,也曾經把幾個不服氣的中國車主折騰得精疲力竭。如今,馬斯克把訴訟矛頭指向了微軟和OpenAI,試圖用賽場之外的喧囂給對手制造麻煩,盡可能延長X.AI追趕AI技術潮頭的窗口期。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OpenAI

  • 文生視頻模型Sora影響幾何?券商觀點來揭秘
  • 銀河證券:OpenAI發布文生視頻模型Sora,加速邁進AGI時代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馬斯克化身秋菊,為AI打官司

馬斯克先告微軟,再瞅 OpenAI。

文 | 盒飯財經 彥飛

編輯 | 王靖

“訴訟時間到?!?/p>

4月20日,在微軟宣布把推特踢出其廣告平臺后,馬斯克立刻發推回擊,宣稱將訴諸法庭。

在推文中,馬斯克給出的理由是,微軟非法使用推特數據進行生成式AI大模型的訓練。盡管這一指責并非空穴來風,但馬斯克此時發難,其實是在借題發揮。

最直接的原因是,微軟廣告平臺的新調整,直接擋了馬斯克剛剛為推特開辟的新財路。

在此之前,通過微軟廣告平臺的數字營銷中心,廣告主可以在一個平臺內管理各種社交媒體賬戶,比如推特、Facebook、Instagram、LinkedIn等。除了發帖、回帖、私聊外,企業還可以在平臺內統一規劃營銷活動,十分好用。

要想實現這一效果,就需要調用各大社交媒體的API(應用程序接口)。以往,這類接口免費提供,企業主并不需要額外付費,就可以觸達各大平臺的內容和用戶,推特也不例外。

但馬斯克卻從中看到了賺錢機會。今年初,徹底把推特收入囊中后,他開始抱怨免費API的壞處:“免費API正在被詐騙機器人和意見操縱者嚴重濫用。這里沒有驗證過程,也沒有成本,很容易就能調動起10萬個機器人來干壞事?!?/p>

此言一出,外界嘩然。為了安撫公眾情緒,馬斯克又在2月初發推表示,只需每月收費100美元的API訪問和ID驗證,就可以大幅清理一切。

不久后,推特付費API的收費標準出爐,價格之高令所有人跌破眼鏡,企業套餐最低每月4.2萬美元,最高21萬美元。如果繼續使用免費API,廣告主只能訪問1%的推文,根本不可能洞察流行趨勢和大眾喜好,制定平臺內的營銷計劃也將無從談起。

天價API遭到了輿論的一致吐槽,馬斯克卻不為所動。就在幾天前,馬斯克出席了一個大型營銷廣告會議,試圖給推特招攬更多“金主爸爸”。在他入主推特后,推特已經失去了半數體量最大的廣告主。

僅僅一天后,微軟將推特剔除出自己的廣告平臺,無疑是當眾打臉馬斯克。此舉會讓企業不得不單獨運營推特賬號,將推特納入營銷計劃將變得更加復雜和困難,進而抑制企業購買API套餐的意愿。此前,已經有不少財力有限的機構和開發者放棄了推特;如今微軟又出來挑頭“搞事情”,變相誘導企業遠離推特,馬斯克自然咽不下這口氣。

馬斯克的訴訟大棒再度高高舉起。本月早些時候,馬斯克暗示將把微軟常年扶持的“小弟”OpenAI告上法庭:有人在推特上發帖拱火,稱馬斯克被OpenAI欺騙了,應該打官司;馬斯克回復:“等著瞧……”

在兩場尚未真正進入程序的官司中,馬斯克都迅速搶占了“受害者”的位置,并給微軟和OpenAI扣上濫用數據和欺詐的黑帽子。但醉翁之意不在酒,馬斯克的真正意圖是給自己做AI爭取時間,盡可能彌補因錯失OpenAI而失去的五年時光。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馬斯克,這一次能夠如愿以償嗎?

進入2023年,馬斯克看微軟和OpenAI不爽,已經很久了。

2月中旬,整合了ChatGPT的微軟新必應上線。在回答某用戶提問時,初出茅廬的新必應給出了一個十分離譜的回答:必應聊天是一個完美無瑕的服務,沒有任何缺陷。它只有一種狀態,那就是完美。

很快,有人在推特上帶節奏,說微軟需要關閉必應的ChatGPT功能,理由是系統的行為就像精神病,向用戶撒謊。

這條推文被常年泡在推特上的馬斯克看到后,后者火速跟評:“同意!它顯然還不夠安全?!?/p>

意猶未盡的馬斯克還表示,必應說自己很完美的那段話,讓他想起了上古科幻恐怖游戲《網絡奇兵(System Shock)》中的機器人。在那款游戲中,AI失去控制并殺死了所有人。

然而,必應在經歷初期的波折后,憑借劃時代的搜索體驗,迅速成為全球網民的新寵。據統計,整合聊天機器人功能后,必應全球下載量增長8倍,同一時間谷歌下滑2%;短短一個半月,必應頁面訪問量增長15.8%,而谷歌下滑1%。

馬斯克期盼的微軟主動關停并沒有發生。如今,馬斯克直接攤牌,要跟微軟打官司,讓法官評一評OpenAI有沒有濫用推特的數據。

馬斯克的指控并非毫無道理。任何一個生成式AI大模型,在訓練階段都需要“投喂”大量數據。作為一個擁有超1萬億條推文的社交媒體平臺,推特自然也逃不過被大模型的開發者抓取。馬斯克對此也心知肚明;早在2022年底,推特就停止了OpenAI使用其數據訓練的權限。

但馬斯克并不打算到此為止。OpenAI曾經拿過馬斯克的1億美元捐贈,后來卻投奔微軟懷抱,同時又長期“白嫖”推特,馬斯克自然不能容忍。

在揚言起訴之前,馬斯克已經在四處散播“OpenAI威脅論”。但大體來看,馬斯克似乎總是在自說自話,抨擊角度也分外清奇。

他一開始拿創業“初心”說事兒。今年2月,馬斯克發推稱,OpenAI的初衷是做一家開源的非營利機構,目的是對抗谷歌;如今,它卻成了一家封閉的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公司,實際上被微軟控制?!斑@完全不是我的初衷!”

一個月后,OpenAI發布GPT-4,性能之強大令所有人驚嘆,結果馬斯克又酸了。他說自己捐1億美元成立的非營利組織,怎么就成了300億估值的營利性公司呢?“如果這是合法的,為什么其他人不這樣做?”

到了3月底,馬斯克開始尋找“嘴替”。他贊助的一家非營利組織發布公開信,從人類末日的高度出發,要求所有人暫停訓練比GPT-4更強大的大模型至少半年。這封公開信得到了上千位AI專家和行業高管的背書,馬斯克也位列其中。公開信甚至建議,倘若不能迅速暫停,政府應當介入。

但截至目前,馬斯克的一系列嘴炮和聯名信都沒有發生實際效力,微軟和OpenAI的優勢反而越來越大。情急之下,馬斯克擺出架勢,要上法庭“維權”。

馬斯克堅持不懈地給微軟和OpenAI添堵,頗有新仇舊仇一起報的意思。

馬斯克原本有機會成為OpenAI的幕后大佬。早在2015年OpenAI剛剛成立時,馬斯克就捐贈了1億美元;盡管彼時的馬斯克也不寬裕,但他還是承諾未來要提供10億美元。

然而,短短3年后,馬斯克就從OpenAI出局了。在官方口徑中,馬斯克退出的原因是,特斯拉正在研發自動駕駛,涉及大量AI研究,與非營利的OpenAI恐存在利益沖突。

馬斯克則在2019年的一條推文中解釋,離開OpenAI是因為自己必須專注于特斯拉和商業航天公司SpaceX。

但多方信息表明,馬斯克與OpenAI分道揚鑣,絕非表面上那么溫情脈脈。

外媒報道稱,馬斯克當年出走,最重要的原因是與OpenAI管理層理念不合。彼時,OpenAI與谷歌圍繞AI大模型殺得難解難分,在模型參數等關鍵指標上交替領先;但在馬斯克看來,OpenAI已經落后谷歌太多,他希望完全掌控運營管理,以扭轉危局。

馬斯克的提議遭到了OpenAI董事會拒絕,不得不離開公司。馬斯克在回憶這件事時表示,“我不認可OpenAI團隊想做的一些事情?!倍鳲penAI也并不喜歡這位強悍的管理者,有員工表示,馬斯克退出董事會,是當年公司士氣最高的時刻。

由于是捐贈性質,馬斯克向OpenAI注入的1億美元打了水漂。但更大的麻煩是,五年之后,昔日的小不點成為全球AI領頭羊,早期幫忙孵化的馬斯克沒有分到一丁點油水,卻平添強勁對手。

更何況,馬斯克對于被自己一手帶大的公司驅逐這件事,是有一定的PTSD的。

上世紀末,馬斯克創辦了一家名為X.com的互聯網支付公司,后來與彼得-泰爾的公司合并,成為PayPal的前身。新公司發展很快,但馬斯克與泰爾等人的意見分歧越來越大;最終,董事會趁著馬斯克到澳洲度假,開會釋兵權,剝奪了他的CEO職位。

馬斯克從此在PayPal靠邊站,幾年后出來做了SpaceX和特斯拉,才再次成為真正的一把手。從那時起,他再也沒有讓自家公司的大權旁落。

然而,經歷了大風大浪的馬斯克,卻在OpenAI這條小河溝里翻船,被人“歡送”出局,進而錯失生成式AI的時代浪潮,其憤懣可想而知。

另一邊,微軟2019年橫刀奪愛,揮舞著10億美元的支票將OpenAI收歸羽翼之下??恐④浰哪?30億美元的巨額投入,OpenAI在2022年底一飛沖天,甩開谷歌等一眾巨頭,成為全球AI行業最炙手可熱的新銳玩家。

但這一切,都與昔日的“金主爸爸”馬斯克無關。如今,微軟廣告平臺把推特踢出去,讓馬斯克謀劃已久的賺錢方式遭受當頭一棒,成為點燃馬斯克怒火的導火索。

馬斯克此次發難的抓手,是OpenAI一直在“白嫖”自己花費440億美元收購的推特。

大模型訓練需要大量數據。OpenAI此前披露,為了AI像人類那樣交談,研發人員給GPT-3.5提供多達45TB的文本語料,相當于472萬套中國“四大名著”。這些語料的來源包括維基百科、網絡文章、書籍期刊等,甚至還將代碼開源平臺Github納入其中,自然也包括匯集了大量對話式文本的推特。

借助API,來自各大平臺的文字、圖片、音視頻等被大模型開發者調用,成為大模型不斷演進的必備養分。在OpenAI聲名不彰時,這類行為并沒有引發太多爭議;但隨著OpenAI大紅大紫、微軟賺到手軟,掌握數據的平臺們開始有了新想法。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PitchBook的估計,OpenAI今年收入有望達到2億美元,相比2022年增長1.5倍;2024年將達到10億美元。

與OpenAI相比,微軟在這一波AI浪潮中賺得多得多。微軟正在把GPT融入旗下各大業務中,包括必應、365辦公套裝、Azure云服務等,而這些業務的收入規模高達數百億美元,OpenAI的技術加持將為其獲得更多客戶提供助力。

圖源:微軟官網

此外,在資本市場上,OpenAI也成為微軟股價的助推器。過去三個月,微軟股價累計上漲逾30%;而OpenAI的估值逼近300億美元,也讓微軟獲得大量賬面投資收益。

OpenAI和微軟靠著內容平臺的數據大秤分金、大碗吃肉,平臺自己卻連喝湯的機會都沒有,未免太不公平。不少自覺利益受損的公司已經行動起來。

本周早些時候,在線論壇Reddit宣布,將向使用其API的企業收費;版權圖片網站Getty Images則把文生圖AI服務Stable Diffusion的母公司告上法庭,指控其利用自己的圖片訓練AI;就連環球音樂集團也表示,將阻止AI從其版權歌曲中抓取旋律和歌詞。

推特在去年底已經邁出這一步,不再讓OpenAI獲取數據。如今,馬斯克或許覺得只是切斷連接還不夠,需要在法庭上辯分明。

更何況,馬斯克也要自己下場做AI大模型了。

3月初,馬斯克成立X.AI公司,目前正在搭建團隊、拉投資。據知情人士透露,X.AI可以利用推特的內容訓練語言大模型,而特斯拉可以提供算力。

馬斯克還宣稱,將推出一款名為“TruthGPT”的大模型,試圖理解宇宙本質、最大程度尋求真理。但這或許只是一枚煙霧彈;馬斯克的大模型之路剛剛起步,尚處于從谷歌、OpenAI竭力挖人,從英偉達搶購高性能GPU的打基礎階段,距離探究宇宙奧秘差了十萬八千里。

在這場大模型之戰中,馬斯克的策略之一是,用錢、人和公關攻勢換取更多時間。這包括暗搓搓地囤積1萬片GPU,也包括在推特上自命為“首席AI安全官”,當然也可以包括把微軟和OpenAI強行拉到法庭上,靠打官司給對方添堵。

馬斯克是打官司的一把好手。他率領特斯拉、SpaceX等公司告贏過美國政府和空軍,也曾經把幾個不服氣的中國車主折騰得精疲力竭。如今,馬斯克把訴訟矛頭指向了微軟和OpenAI,試圖用賽場之外的喧囂給對手制造麻煩,盡可能延長X.AI追趕AI技術潮頭的窗口期。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av人摸人人人澡人|国产成人精品一区二区秒拍|99爱国产精品|一色桃花亚洲综合影院 亚洲女人被黑人巨大进入 向日葵视频下载ios 美味的人妻otxt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影院相关 人人揉人人捏人人添 亚洲人成电影在线观看四虎 人人揉揉揉揉揉日日 91精品手机国产在线能下载 小东西好几天没弄你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