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評論】踩在寶馬MINI身上做病毒營銷并不能為你的品牌贏得尊重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評論】踩在寶馬MINI身上做病毒營銷并不能為你的品牌贏得尊重

一些汽車公司在數字營銷上似乎走過了頭,把拉近距離與低級趣味、缺乏審美混淆起來。

圖片來源:界面新聞/匡達

在我們上一篇汽車公司高管脫下“西裝”的稿子里提到,汽車公司為了拉近與年輕消費者的距離,通常借助社交媒體等數字化營銷手段來影響潛在客戶。這種親民態度在行業劇變或競爭激烈時總會成為一種積極因素。

但也有越來越多跡象表明,一些汽車公司在這件事上似乎走過了頭,把拉近距離與低級趣味、缺乏審美混淆起來。

寶馬MINI在2023上海車展上因為有選擇性地向公眾派發冰淇淋引發了激烈公眾討論,隨后一些品牌開始圍繞“冰淇淋”這個關鍵詞進行營銷。

小鵬汽車和廣汽埃安昊鉑第一時間在官方微博宣傳請吃冰淇淋,強調“不設規則,不限量”;捷途汽車直接表示,打卡捷途展臺,“帶你看美女,吃冰淇淋”;零跑汽車COO徐軍在個人微博帶上了寶馬MINI事件話題,并發布海報表示,“我們不玩大城小愛”。一汽奧迪經銷商也“蹭熱點”發布海報,稱“試駕奧迪 Q4e-tron,暢享‘冰淇淋’自由”。

相對冷靜的是奇瑞汽車,只在網友混淆“冰淇淋事件”和旗下電動車“冰淇淋”時發布了一則較為客觀的聲明。

這種抖機靈、略帶惡意的營銷很難讓人稱贊,也不應該成為一種行業風氣。尤其是考慮到汽車業是一個總價值超過3萬億美元、曾被譽為現代工業皇冠上的明珠的產業。

這種惡意來自兩個維度:一是它基于對寶馬MINI一次管理疏忽、意外事件的發酵,利用了其中潛藏的民眾情緒,甚至是民粹主義;另外,它并無審美和趣味可言。即便是考慮到廣告業已經告別了麥迪遜大街黃金年代,我們大多數人仍將廣告視為一個創意行業,它應該有自己的審美標準和底線。

從公眾意義上講,這種做法甚至比去年奧迪小滿事件以及之后一些公司效仿的廣告片還要糟糕。拋開法律和版權問題不談,那至少是一個令人賞心悅目的作品,尤其是對于之前沒有讀到過那段文案的人來說。去年5月,一汽奧迪與劉德華合作的宣傳短片《人生小滿》在各大社交平臺刷屏,當晚這段視頻就被抖音博主“北大滿哥”指責文案抄襲。

而在本次跟進冰淇淋事件的一些汽車公司廣告上,我們能看到的只有投機。

如果說商業競爭與體育競爭有什么原則可以共享,至少風度是其中之一。你可以影射揶揄對手,但要讓其成為一種智力游戲。

我們看到過歷史上的一些大公司是如何優雅地在廣告宣傳上與競爭對手展開智力較量。寶馬曾公開祝賀奧迪獲得2006年南非最佳汽車,并在署名處寫下:來自2006年全球最佳汽車寶馬。奧迪不會輕易甘拜下風,回應道:恭喜寶馬獲得2006年全球最佳,來自2000-2006勒芒6連貫的奧迪。

寶馬與奧迪相互“慶?!?。

將時間拉近了看,去年10月雷諾為自家E-Tech Master電動卡車設計了一支廣告,兩位卡車司機開著雷諾電動卡車來張貼廣告,而廣告內容正是特斯拉在5年前就已發布了的Semi卡車。廣告詞寫道:“有些人搞了場大發布會,有些人已經開上路了?!?/p>

如果談到好的病毒式營銷,杜蕾斯也是商業界廣泛學習的對象之一。2020年蘋果為主打5G功能的iPhone 12上市宣傳,發布“真快,又要見了”的海報。杜蕾斯借勢營銷,同天發布海報,“5G很快,但你可以慢下來?!币W絡,隨即登上熱搜。

社交媒體、短視頻平臺為營銷提供了新的場景和手段,極大拉近品牌與消費者的距離,但與聘請明星代言一樣,如何平衡這些傳播良機與潛在的風險,是品牌方仍在學習的領域,這也解釋了為何有專業的明星代言風險盡調公司出現。即便是杜蕾斯,也在它最擅長的事情上翻過車。

汽車公司與奢侈品行業都高度依賴品牌形象,前者可以向后者學習的是,讓自己的品牌多與正向、積極的標簽關聯,長期、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的名聲,盡最大可能避開不體面的人和事。

回到冰淇淋事件,蹭熱點的品牌或許一時贏得了關注,但他們不會因此獲得多一分的尊重。在那些仍信奉大衛·奧格威的廣告原教旨主義者看來,這甚至不是一條合格的廣告,因為它不能幫你銷售出任何一件產品。能替你說服消費者的只有你的產品、價值和誠意。

寶馬MINI需要在下次車展上做得更好,同樣需要做得更好的還有小鵬、埃安、捷途、零跑和一汽奧迪。而那些在突發熱點中保持冷靜與克制的品牌,值得給它們點個贊。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寶馬

5.1k
  • 一周新車盤點|第八代寶馬5系正式上市 國產版福特烈馬首次亮相
  • 寶馬印度業務總裁:預計到2025年電動汽車將占其當地銷量的25%

奧迪

4.8k
  • 奧迪中國企業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
  • 奧迪SQ7暗夜騎士版正式上市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評論】踩在寶馬MINI身上做病毒營銷并不能為你的品牌贏得尊重

一些汽車公司在數字營銷上似乎走過了頭,把拉近距離與低級趣味、缺乏審美混淆起來。

圖片來源:界面新聞/匡達

在我們上一篇汽車公司高管脫下“西裝”的稿子里提到,汽車公司為了拉近與年輕消費者的距離,通常借助社交媒體等數字化營銷手段來影響潛在客戶。這種親民態度在行業劇變或競爭激烈時總會成為一種積極因素。

但也有越來越多跡象表明,一些汽車公司在這件事上似乎走過了頭,把拉近距離與低級趣味、缺乏審美混淆起來。

寶馬MINI在2023上海車展上因為有選擇性地向公眾派發冰淇淋引發了激烈公眾討論,隨后一些品牌開始圍繞“冰淇淋”這個關鍵詞進行營銷。

小鵬汽車和廣汽埃安昊鉑第一時間在官方微博宣傳請吃冰淇淋,強調“不設規則,不限量”;捷途汽車直接表示,打卡捷途展臺,“帶你看美女,吃冰淇淋”;零跑汽車COO徐軍在個人微博帶上了寶馬MINI事件話題,并發布海報表示,“我們不玩大城小愛”。一汽奧迪經銷商也“蹭熱點”發布海報,稱“試駕奧迪 Q4e-tron,暢享‘冰淇淋’自由”。

相對冷靜的是奇瑞汽車,只在網友混淆“冰淇淋事件”和旗下電動車“冰淇淋”時發布了一則較為客觀的聲明。

這種抖機靈、略帶惡意的營銷很難讓人稱贊,也不應該成為一種行業風氣。尤其是考慮到汽車業是一個總價值超過3萬億美元、曾被譽為現代工業皇冠上的明珠的產業。

這種惡意來自兩個維度:一是它基于對寶馬MINI一次管理疏忽、意外事件的發酵,利用了其中潛藏的民眾情緒,甚至是民粹主義;另外,它并無審美和趣味可言。即便是考慮到廣告業已經告別了麥迪遜大街黃金年代,我們大多數人仍將廣告視為一個創意行業,它應該有自己的審美標準和底線。

從公眾意義上講,這種做法甚至比去年奧迪小滿事件以及之后一些公司效仿的廣告片還要糟糕。拋開法律和版權問題不談,那至少是一個令人賞心悅目的作品,尤其是對于之前沒有讀到過那段文案的人來說。去年5月,一汽奧迪與劉德華合作的宣傳短片《人生小滿》在各大社交平臺刷屏,當晚這段視頻就被抖音博主“北大滿哥”指責文案抄襲。

而在本次跟進冰淇淋事件的一些汽車公司廣告上,我們能看到的只有投機。

如果說商業競爭與體育競爭有什么原則可以共享,至少風度是其中之一。你可以影射揶揄對手,但要讓其成為一種智力游戲。

我們看到過歷史上的一些大公司是如何優雅地在廣告宣傳上與競爭對手展開智力較量。寶馬曾公開祝賀奧迪獲得2006年南非最佳汽車,并在署名處寫下:來自2006年全球最佳汽車寶馬。奧迪不會輕易甘拜下風,回應道:恭喜寶馬獲得2006年全球最佳,來自2000-2006勒芒6連貫的奧迪。

寶馬與奧迪相互“慶?!?。

將時間拉近了看,去年10月雷諾為自家E-Tech Master電動卡車設計了一支廣告,兩位卡車司機開著雷諾電動卡車來張貼廣告,而廣告內容正是特斯拉在5年前就已發布了的Semi卡車。廣告詞寫道:“有些人搞了場大發布會,有些人已經開上路了?!?/p>

如果談到好的病毒式營銷,杜蕾斯也是商業界廣泛學習的對象之一。2020年蘋果為主打5G功能的iPhone 12上市宣傳,發布“真快,又要見了”的海報。杜蕾斯借勢營銷,同天發布海報,“5G很快,但你可以慢下來?!币W絡,隨即登上熱搜。

社交媒體、短視頻平臺為營銷提供了新的場景和手段,極大拉近品牌與消費者的距離,但與聘請明星代言一樣,如何平衡這些傳播良機與潛在的風險,是品牌方仍在學習的領域,這也解釋了為何有專業的明星代言風險盡調公司出現。即便是杜蕾斯,也在它最擅長的事情上翻過車。

汽車公司與奢侈品行業都高度依賴品牌形象,前者可以向后者學習的是,讓自己的品牌多與正向、積極的標簽關聯,長期、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的名聲,盡最大可能避開不體面的人和事。

回到冰淇淋事件,蹭熱點的品牌或許一時贏得了關注,但他們不會因此獲得多一分的尊重。在那些仍信奉大衛·奧格威的廣告原教旨主義者看來,這甚至不是一條合格的廣告,因為它不能幫你銷售出任何一件產品。能替你說服消費者的只有你的產品、價值和誠意。

寶馬MINI需要在下次車展上做得更好,同樣需要做得更好的還有小鵬、埃安、捷途、零跑和一汽奧迪。而那些在突發熱點中保持冷靜與克制的品牌,值得給它們點個贊。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av人摸人人人澡人|国产成人精品一区二区秒拍|99爱国产精品|一色桃花亚洲综合影院 亚洲女人被黑人巨大进入 向日葵视频下载ios 美味的人妻otxt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影院相关 人人揉人人捏人人添 亚洲人成电影在线观看四虎 人人揉揉揉揉揉日日 91精品手机国产在线能下载 小东西好几天没弄你了视频